巴黎圣日耳曼近期赛事:美國如何培養孩子

  • 作者:《子路教育網》
  • 發布時間:2018-09-26 20:21:41
  • 閱讀 2222

摘要:看了美國小學四年級天賦教育的“氣象諺語研究”教案,讓我感嘆不已!該課題研究的精髓是學以致用。孩子不僅要了解天氣變化的科學知識,掌握儀器去預報
  看了美國小學四年級天賦教育的“氣象諺語研究”教案,讓我感嘆不已!該課題研究的精髓是學以致用。孩子不僅要了解天氣變化的科學知識,掌握儀器去預報天氣;還要利用掌握的知識和技能去證實和證偽民間的氣象諺語。

  其中許多活動讓人深思:到老百姓中去收集氣象諺語;用科學知識在當地的報刊電臺上對證實或證偽了的氣象諺語進行解說;選擇有爭議的氣象諺語組成正方和反方進行辯論……

  美國天賦教育的老師解釋道:“讓孩子理解科學知識,掌握儀器,僅僅是培養氣象員,掌握的不過是人們已知的東西?!?br />
  “當孩子能夠運用所理解的科學知識、所掌握的科學儀器去“證實”和“證偽”千百年來流傳在民間的似是而非的氣象諺語,這就是在培養科學家必備的探索未知世界的批判性思維?!?br />
  讓孩子重審歷史懸案

  亨利克先生是兒子礦礦初中的天賦教育老師。他獨特的天賦教育課(在美國仍然獨特的話,就非常獨特了)對礦礦的人生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有一次,亨利克先生給孩子們講了一個故事。

  獨立戰爭前,美國人民已開始用各種形式反抗英國的殖民統治。有一天,憤怒的民眾包圍了波士頓政府。英國士兵端著槍圍成半圓形,守在大樓外面。人們不停地向英國士兵扔石頭……混亂中,忽然傳來一聲“開火”的命令,民眾紛紛中槍倒下。

  慘案震驚全國!迫于壓力,殖民政府不得不把英軍指揮官推上審判臺。最后,該指揮官被判處死刑。然而,根據記載,這個指揮官至死也不承認曾下令開槍。這就成了一個歷史懸案。

  “各位先生、女士,時間已經過去了許多年,事實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想我們應該重新開庭來審判這個案子……”

  老師巧妙地把歷史引到現實。孩子們群情激昂,全班二十多個孩子都進入了歷史的角色:證人,被告,檢察官,辯護律師,法官,陪審團……

  兒子很榮幸地當上了被告的辯護律師,這是這場歷史性審判的主角,能不能翻歷史的案全憑這位“大律師”了。

  為了準備這場歷史的審判,孩子們花了不少時間研究材料。事前,兒子甚至一一交代證人該怎樣回答問題。我打趣道:“你這是在影響證人的公正?!?br />
  兒子一本正經地說:“我只告訴他們howtosay,并沒有告訴他們whattosay?!?br />
  審判庭就設在天賦教育班的教室里。

  法官當然是坐在“審判庭”的正中。三人陪審團團員坐在側面。別小看這個陪審團,根據美國的法律,有罪無罪全憑陪審團表決。

  辛普森(O.J.Sympson)的殺人案證據頗多,但經陪審團表決無罪,他就在全國人驚詫的眼光中大搖大擺地走出法庭。說得具體一點,被告辯護律師的全部工作就是要說動陪審團。

  兒子站在教室中間,開始為他的當事人辯護——由他的朋友德爾扮演的英軍指揮官。在“審判”開始前,原告、被告雙方都是背對背地準備材料。

  第一個證人被傳上法庭。證人說他當時確實聽見有人發令“開火”!

  律師:“你當時聽得很清楚嗎?”

  證人:“是的?!?br />
  律師:“你能告訴我,那個叫“開火”的聲音有沒有口音?”

  證人:“有?!?br />
  律師:“是英格蘭口音?還是美國口音?”

  證人:“當然是英格蘭口音!”

  律師:“請重復一遍,你聽到的是英格蘭口音,是嗎?”

  證人:“對的,我聽到的是英格蘭口音?!?br />
  律師轉身向英軍軍官:“請問,你是哪里人?說話帶有什么口音?”

  被告用很濃重的愛爾蘭口音回答:“親愛的律師,我是愛爾蘭人?!?br />
  既然是愛爾蘭人,當然不會有英格蘭的口音了。這就像廣東人說普通話永遠有“粵”味,上海人講普通話也總有“越”味一樣。

  律師:“你能對上帝起誓:你是愛爾蘭人,說愛爾蘭口音的英語嗎?”

  英軍指揮官又用濃重的愛爾蘭口音說:“是的,我愿對上帝起誓!”

  孩子們查歷史資料的時候,得知英軍軍官是愛爾蘭人,就故意設此圈套。為了取得更好的“笑”(效)果,還專門讓德爾回家學了幾句愛爾蘭口音的英語。

  被告律師贏了一局。

  又一個證人上來,說他看見這個指揮官揮動指揮刀,下令開槍。

  律師問:“當時現場是不是很亂?”

  證人:“是的,很亂?!?br />
  律師:“是不是有很多人向英國士兵扔石頭?”

  證人:“是的?!?br />
  律師:“當石頭迎面飛來時,人的本能反應是什么?用手去擋,對嗎?當他本能地揮刀擋掉石頭時,可能就是你說的所謂“揮動指揮刀下令開火”了!”

  人們對律師的“狡辯”議論紛紛。

  律師又問:“請問,當時英國軍隊排成什么陣形?”

  證人:“半圓形,?;げㄊ慷僬舐??!?br />
  律師:“那好,我再請問,當時這位指揮官站在什么位置?”

  證人:“他站在士兵的后面?!?br />
  律師:“既然他站在士兵們的后面,他揮動刀來指揮,士兵能看見嗎?”

  證人聳聳肩:“可能看不見。我……”

  法庭嘩然。

  三個陪審團團員開始交頭接耳。

  法官拼命地敲錘子,試圖恢復法庭的秩序……

  兒子自信地認為,他的辯護已打動了陪審團。他在等待著歷史“翻案”。

  誰知亨利克老師把陪審團叫出去嘀咕了幾句,陪審團堅決地站在他們先祖的立場上,再次宣判英軍軍官有罪。

  當然,兒子也沒有因敗訴而失敗。老師為他精彩的辯護打了A+的好成績。

  法庭調查,法庭辯論,陪審團表決,法官宣判……孩子們認認真真地把這一歷史的懸案重新翻動了一回。

  美國的天賦教育如何移植中國?

  美國中小學的天賦教育是美國基礎教育的精華,美國一流大學的學生都曾得益于這種教育。其在培養學生的創造力、發散性思維、批判性思維、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學以致用的能力、研究能力等方面,有著許多讓人拍案叫絕、嘆為觀止的地方。

  但美國的天賦教育只面向極少數擁有高智商的孩子。我的“野心”確實不小,如果中國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家庭把孩子培養成“智慧的學生”,中國就能從“人口大國”變成“人才資源大國”。

  怎么能“顛覆”美國這種只面向少數人的天賦教育,使之面向中國的每一個孩子,使得素質教育真能對整個民族的素質有所提高?這是我在寫作時日夜思考的問題。

  我認為,“天賦教育就是素質教育”!

  素質教育的內核,是幫助家長從小發現孩子的興趣與特長,激發他們改變自己甚至改變世界的潛能,并在這個過程中慢慢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有的時候,慢就是快。停下來,站在孩子角度看看他的成長,看看這個世界,非常重要。為人父母的終極使命,就是發現和重啟孩子的天賦。

  作為家長,要做的事情,用ABC就能概括——A是陪伴,B是劃清底線,C是為孩子選擇更適合他的資源,并且敢讓孩子做自己。